寻代练 闽乐游棋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asqtn.tw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三眼對高個少年道:“強子,這里交給你了!”

少年哈哈一笑說:“三眼哥,別忘了給我留口氣!”說完,揮手殺向馮海剩下的小弟們。刀光閃過,一人大叫倒地,一支胳膊被高強硬生生砍掉。

三眼帶上兩人追向受傷的馮海。現在的馮海,再沒有剛來時的威風,如同喪家之犬奔向八神。在他心里還有最后一絲希望,就是快點趕到八神,里面有自己數十名兄弟呢!但是三眼不想給他這個希望,甩開兩條長腿,從后面兜了上來。馮海聽到背后有喘息聲,回頭一看,嚇得魂魄升天了一半。只見三眼帶著獰笑,以離他不到五米遠的距離。

馮海回頭時,沒有注意腳下,被一塊磚頭拌個跟頭。等他爬起來時,三眼以到他身后,一把把他衣服抓住,“我草你奶奶的逼!看你還往哪跑!”

三眼把手用力往回一拉,沒有想到馮海滑頭的很,順勢把衣服脫掉,抬腿接著跑。三眼沒料到對方用這招,收力不住,‘噔噔!’倒退了數步。三眼氣得大叫一聲,又追了出去。

馮海被剛才那一嚇,這回把吃奶的勁都用上了,身體的潛力也發揮到極限,三眼追了半天愣是沒追上。

前方八神的牌子已經隱約可見,三眼急了,用盡渾身力量向前沖刺。馮海也是到了強弩之末,兩人間的距離越來越小。等馮海終于跑到八神的門口時,三眼也趕了上來,運起全身的力氣,一刀向馮海劈去,刀身帶著呼嘯聲砸向對方。馮海知道躲不過,大喊一聲,舉刀硬接了三眼這一擊。‘咔~~’刀與刀相撞,發出一聲巨響。三眼這勢大力沉的一刀,竟把馮海的刀一分為二,強大的沖力把他直接撞進了八神。

馮海先是一驚,接著一喜,畢竟他終于進了八神。趴在地上,馮海沒有爬起來的力量,嘴里大聲喊:“兄弟們,給我殺了外面的混蛋!”

從傍邊過了兩人,把馮海拉起來,后者沒有理二人的好心,一推兩人,說道:“草,我的話你沒聽見啊!?去把外面那小子殺了!”

“你認為他們會聽你的嗎?”一個冰冷的聲音從迪廳大廳深處傳出。馮海吃了一驚,心想幫會里的人沒有敢這么對自己說話的。抬頭望過去,一個少年坐在他常坐的沙發上,身上穿著校服,一雙細長的眼睛透出寒光射在自己的身上。他的周圍也站滿了人。馮海心一涼,冷汗從腦門滑落,顫聲問:“你。。。你是什么人?”

那少年緩緩說:“謝,文,東!”

馮海聽后腦袋嗡了一聲,他知道文東會的老大就叫做謝文東,既然他在這里,看來自己留在八神的人全完了,自己落入他手中身家性命也難保。想到這里,‘撲通’馮海兩腿一軟,跪在地上,鼻涕眼淚一起流出來,說道:“東哥,這次你就原諒我吧,我下回再也不敢和你為敵了。你原諒我吧!”

謝文東冷冷的看著馮海,面無表情說:“你犯的過錯無可原諒!”這時,三眼也從外面走了進來,來到馮海身后,一腳將其踢倒,說道:“你還記得我說的話嗎!我兄弟身上的十七刀要在你身上對翻!”說著,開山刀在馮海的后背上又添了一條傷口。

馮海痛的心縮成一團,差點暈道,連滾帶趴向一邊躲去,嘴沒停著,大喊:“東哥,我錯了,別殺我啊!”在他心里,還希望會有一絲希望。

三眼哼了一聲,“該是你還債的時候了!”三眼用刀翹著兩邊的桌子,漫步向馮海走去。‘啪!啪!’刀與桌子撞擊發出的聲音,象一把重錘一下下砸在馮海的心里,他只有不停的想前爬。謝文東手下的兄弟把場地圍成一圈,每當馮海爬到自己的眼前就會一腳把他踢開。

“第二十一刀!”三眼數著在馮海身上劃過的傷口,而后者還在場地中盡力的爬著,身上的血滴得滿地都是,但他不敢停下,因為三眼的刀就在他身后,只要一停,開山刀又會落在他的身上。

三眼盡量控制自己的力度,不打算讓他死得太快。當三眼砍到地三十五刀的時候,高強進了迪廳,看見地上的馮海,臉上露出笑容,說道:“三眼哥,等會留給我!”說完,向謝文東走過去說道:“東哥,外面的小蝦米都清理干凈了,沒跑幾個!”

謝文東點點頭,站起身來到馮海的面前,用腳踢了踢他腦袋,說道:“馮海,我問你上回給你報信的是水姐吧?!”

這時的馮海早以神志不清,聽了謝文東的話點點頭后,接著向前爬。高強過來一腳把他踢翻,瘋海躺在地上翻翻身,最后以沒有力氣再爬起來。

謝文東蹲下看著馮海說:“她為什么要給你報信。你們有什么關系?”

馮海眼神渙散,喃喃說:“因為。。。我用她的。。。裸體照威。。威脅她!求求你。。。。。殺。。我。。。。”謝文東鄙視得看了他一眼,對高強說:“交給你了!”

高強臉上露出殘酷的獰笑,抓起馮海的頭發說:“怎么?你現在想死了。放心,你不會死得那么快!”

謝文東走出八神,耳朵里隱約傳來迪廳里馮海的慘叫聲。寒冷的夜風輕輕吹過謝文東的身子,忍不住打個冷戰。李爽的仇抱了,但是想起馮海的眼神,謝文東心里找不到一絲高興。有的只是一種莫名的悲哀。不是因為生死兩難的馮海,也不是因為重傷的李爽。他是為自己感到悲哀,一種淪落的悲哀!現在的自己又和野獸有什么分別?!甚至更加殘忍,用著一切能用的手段折磨著同類。

謝文東用力搖搖頭,把他認為無聊的想法甩出腦外。心里對自己說,我沒有錯,我這么做是在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朋友,保護自己的兄弟。也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

謝文東想起李爽虛弱的笑臉,三眼熱血的淚水,他們同樣也是為了心中的理想才跟在自己的身邊,甚至能犧牲自己的生命。自己心中的理想再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了,因為它被周圍的所有人期待著。想到這里,謝文東堅定的望向遠方,天色雖是黑茫茫一片,但是他知道,黎明的曙光終究是會來臨的。

第二天,馮海的尸體被發現,身上放有一張黑色卡片,正中一個血紅的‘殺’字。經檢查,身上有五十一處傷口,而致命處是刺穿心臟的一刀。對這起案件,警方很重視,著手調查。

謝文東從馮海的嘴里知道是水姐告密,但她也是出于無奈。三眼拿著底片交給水姐,沒有說什么。但水姐卻是淚留滿面。對謝文東講述當初的經過。原來水姐和馮海是在舞廳中認識的,聊起來很投緣,把對方當成了知己。沒有想到在兩人在一次喝酒中,馮海趁水姐不注意的時候在她酒里下了迷藥。然后把昏迷不醒的水姐帶到一家小旅館,強奸之后又拍了裸照。以后瘋海經常拿這些照片威脅水姐,這次也是一樣。謝文東等人沒有懲罰水姐,一是同情她,最主要水姐是鬼蜮的老板,不想斷了自己的這條財路。

謝文東經過高強這件事后,明白了一個道理,黑白原來是可以相交的。在黑道上混,沒有白道的支持永遠也成不了氣候。當天晚上,謝文東帶著高強以道謝的名義又來到陳局長家。謝文東見了陳局長后首先賠禮,對上次自己不禮貌的行為道歉。

陳局長笑說:“算了,年輕人嘛,做事總會沖動的!”

謝文東又客氣了幾句,然后指了指高強說:“陳局,這就是我那被抓的兄弟。這事多虧你了!”陳局長看看高強,說:“小伙子很精神嘛!”然后轉頭對謝文東說:“我的經驗告訴我,你這次來還是有事吧?!”

謝文東心里暗贊一聲,厲害!笑說:“陳局果然好眼力,一眼就被你看透了,我這次來確實還有一事相求!”

“你還有什么事?”

“我希望陳局以后能對文東會的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說著,謝文東從懷里拿出一個紙袋,里面鼓鼓的,放在茶幾上接著說:“當然,我們也不會讓陳局白幫忙的,這里有一點小意思還請收下。”

陳局長看了看茶幾上的紙袋,頓了頓說:“其實我是很愿意幫你們年輕人的,但是我下面還有幾個副局對我這個位置虎視眈眈,放你朋友這件事情以被他們抓住小辮子了,只怕以后。。。。。”他自己不是不愛錢,可是烏紗帽沒了,誰還能給他送錢。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這個好辦,你把和你作對人的名字地址寫在紙上,我找人和他們‘談’,保證以后他們決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陳局長聽了心中一喜,面上卻為難道:“他們也算是我多年的同志,你不會把他們怎么樣吧?!他們出了事會有人懷疑到我身上的!”

謝文東怎會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道:“當然不會,而且這事和陳局你沒有一點關系!是我和他們之間的私事。”

陳局長點點頭說:“行,小伙子年紀不打,但卻很聰明。那么文東會是在哪片?”

“在邊南!”

‘哦’,陳局長把心放下,邊南遠離市中心,沒在市委的眼皮底下就好辦,說道:“我會和那里的所長打招呼的,但是有一點,你們也不能鬧得太過分,不然我也不好說話!”

謝文東微笑道:“這點請陳局放心,我們自己會小心的。”陳局長看看茶幾上的紙袋,說道:“那好吧,這錢我就收下了,呵呵!”謝文東和高強相視一笑,心中暗樂。

謝文東站起身告辭:“那么陳局,我們也不打擾了。以后有事免不了麻煩你呢!”陳局長也站起來,客氣幾句。等謝文東二人走后,趕快打開錢袋,里面是二十沓百元鈔票,陳局長點點頭想,看來自己以后是不會缺錢了。

謝文東和高強走出局長家后,高強說道:“東哥,就這樣這個局長以后就會幫我們了?”謝文東笑說:“恩,一定會的。”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一抬袖珍錄音機,說道:“等到了關鍵時刻他不想幫忙都不行,因為他的烏紗帽掌握在我們的手里!”

高強哈哈一笑道:“東哥,我們這回抓住局長這條大魚以后做什么都不用擔心嘍!”

謝文東搖頭說:“不行,正象他說的,如果我們鬧得太厲害,他也保不住我們!”“哦!”高強頭上被澆了一盆冷水,謝文東看他一笑說:“但是在邊南我們還是可以的,哈哈!”

第二天,醫院傳來好消息,李爽平安度過危險期,只要調理數月就會沒事了。這個消息也讓文東會每一個人臉上露出笑容。

文東會平掉鐮刀幫后,順理成章的占領八神迪廳。聲勢一時間響遍J市邊南地區,附近的混混相繼投靠。隨著麻五白粉運到,上面有市局的照顧,文東會在鬼蜮和八神轟轟烈烈做起毒品生意。由于白粉純度高,價格和市場價相當,遠近隱君子聞聲而來。二十斤白粉在一個月內賣空,凈賺達二百多萬。

隨著人數的增加,勢力漸大的文東會相繼平掉邊南一帶數個幫會,所看管的場子多達六家。在短短數月的時間,成為邊南地區公認的最強幫會。文東會每次平掉一個幫會都會留下一張黑卡,上面印有血紅的殺字。黑道的混混都把黑卡叫為血殺。

文東會在J市邊南的崛起,也引起J市黑道大幫會的注意。斧頭幫已名存實亡,取而帶之的是猛虎幫,其實力以有凌駕兄弟盟和青幫之上的趨勢。兄弟盟最先向文東會示好,有意拉攏。而后,青幫也隨之而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asqtn.tw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二十七章   地址:http://www.asqtn.tw/27.html
寻代练 闽乐游棋牌 浙江快乐12规则和奖金分配 七星彩走势图滚动 彩票软件七星彩 人体骨骼标注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pc蛋蛋预测99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齐鲁福彩开奖时间 娱乐城注册送彩金 彩名堂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