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代练 闽乐游棋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asqtn.tw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老鬼在前面帶路,不時回頭查看,對謝文東嚷道:“哎呀,那里不踩!”“抬腳,沒看見地上有引線嗎?”“按我的腳印走,你想讓我和你一起升天嗎?”謝文東被他吵的頭大,但在這危險的環境內,他不可能和老鬼計較,只好忍了。

走了一段時間,老鬼終于*著大樹停下來,說道:“咱們在這里休息一會,我想,敵人就算追過來也剩不下幾個人。”

謝文東自然沒意見,跑了這么久,身上都是汗水,坐在老鬼旁邊問道:“這一段路里面能埋多少地雷?”“不下三百顆吧!”謝文東又問道:“如此多的地雷,金三角是從哪里購買的?”老鬼道:“大部分都是中國和越南的,還有一些是美國的。”兩人正說著話,后面傳來一聲轟鳴,接著一團火焰升空,隱隱約約還能聽到撕叫聲和濃密的槍聲。老鬼精神一振,哼笑道:“***,敵人真敢追進來,我看你怎么走出這里?!”

有了第一聲轟鳴,連續就有第二聲,第三聲……沒出五分鐘,謝文東一共數到十三聲,他知道,撣東士兵至少有十三人再也站不起來。地雷爆炸的聲音漸漸弱去,老鬼得意笑道:“看來敵人是知難而退了,一會我們出去看看。”

還沒等謝文東說什么,外面傳來一陣濃密的槍聲,子彈帶著‘嗖嗖’聲從二人身旁飛過。老鬼突然悶哼一聲,趴到地上,一張胖臉擠成了一團,謝文東急忙爬到老鬼旁邊,問道:“你怎么了?”老鬼咬著牙道:“我屁股中了一槍。”

謝文東抬起頭一看,可不是嘛,一顆近寸的機槍子彈釘在老鬼屁股上,子彈的一小頭留在外面,謝文東暗道運氣,拍著他肩膀道:“沒事,只是一顆流彈,打過來的時候不知穿過了幾棵樹,不然,直接打在你屁股上你的盆骨已經碎了。”

老鬼痛得眼睛發花,道:“我寧愿不要這樣的僥幸。”謝文東抓起一把草,塞進老鬼口中,后者言語不清道:“你這是干什么?”謝文東笑道:“咬住!我幫你把子彈拔出來!”還沒等老鬼反對,謝文東的手指已經將子彈掐住,用力一拔,子彈帶著一股血水離開了老鬼的屁股。老鬼痛得一蹦多高,嗷嗷大叫,屁股上的傷口捂不敢捂,碰不敢碰,兩支手不停的揮舞。

謝文東搖搖頭,一把把手舞足蹈的老鬼拉倒,笑瞇瞇問道:“你站起來跳什么舞,身上是不是再想釘幾顆子彈。”

好一會,老鬼算是恢復了一些,一把掐住謝文東的脖子,怒道:“你想害死我嗎?”謝文東老神在在道:“如果現在不處理傷口說不定會感染,那你以后只能坐輪椅了。”“該死的你!”老鬼詛咒一聲,把衣服撕下一條,客氣笑道:“幫我包扎上吧!”

槍聲過后,森林里安靜下來。戰爭似乎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周圍是如此的寧靜。原來被爆炸聲、槍聲驚飛的鳥兒又回到森林里,繼續叫著,唱著,享受這來之不易的平靜與安寧。

老鬼小聲疑問道:“敵人是不是走了?”謝文東搖頭道:“不知道。但有一點,我們現在在這里很安全。”

老鬼同意道:“沒錯。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在這里等到天亮。”謝文東笑道:“如果沒有蚊子,這里絕對是天堂。”

時間慢慢流逝,光明終于又一次戰勝黑暗從回人間。徐徐升起的朝陽是那么的紅艷,它帶來了新的。謝文東和老鬼相依而眠,但兩人睡得并不塌實,稍微有點動靜就急忙坐起身,拿槍警戒的看著周圍。但每次都是虛驚一場。天色大亮,森林里的光線充足起來,謝文東站起身活動一下僵硬的身體,感覺自己似乎又從回到人世一樣。踢了踢旁邊休息的老鬼,道:“我們回去看看,不知道金三角的情況怎么樣了?你還能不能走?”

老鬼屁股上的傷口還不時有血水留出,勉強站起身走了一步差點摔倒,搖頭道:“我的兩條腿全無知覺,看來是走不了。”

謝文東扶住他,說道:“兩個人出來的就要兩個人回去。來,我扶你走。”

老鬼感激的看看他,忍不住道:“謝謝!”謝文東陽光一笑道:“你還和我客氣什么。”心中卻詛咒,我不和你走怎么出雷區。謝文東扶了老鬼越走越心驚,地面上多出一個個大坑,旁邊到處是石土塵埃,破枝爛葉,還有人,或完整或破碎的人體,上面傳出嘔人的焦臭。老鬼吐了口唾沫,罵道:“活該!讓你們知道金三角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一路上再沒碰上敵人,兩人走出森林,隱藏在草叢中不敢輕易出去。畢竟現在金三角是不是被撣東同盟軍占領他倆也不知道。望了一會,由于距離太遠老鬼也看不出個所以然,讓謝文東扶他又望前走了走,沒走出多遠,草叢突然一陣搖擺,從里面跳出數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大叫道:“不許動,舉起手!”

老鬼剛開始嚇了一跳,等看清士兵的軍裝后松了口氣,笑嘻嘻的蹭過去,拍著說話那名士兵的肩膀,道:“太好了!大家自己人!哈哈……”沒等他笑完,士兵一槍把砸在他的腦袋上,怒聲道:“誰跟是你自己人,把他倆綁起來。”老鬼頭頂流出血來,臉色一變,大聲問道:“你們是不是瓦幫士兵?”士兵冷哼一聲:“我們要不是瓦幫的,豈不真和你是自己人了?!”

老鬼弄迷糊了,剛想再說什么被謝文東攔住,他雖然聽不懂士兵和老鬼說的是什么,但也猜出了大概,搖頭道:“算了,你看看自己穿的衣服吧,標準的撣東士兵裝。等一會見到他們長官再解釋。”老鬼低頭一瞧,哀嘆一聲:“我怎么把這身衣服忘了。”然后擦了一把臉上的血跡,心有不甘,對這那士兵叫喊道:“小子,在一槍把子你給我記住,我是老鬼,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的。”士兵一瞪眼,上前左右開弓給了他四個耳光,冷笑道:“我管你是大鬼還小鬼,先給我閉嘴。”

謝文東很識趣的一直沒開口,同情的看眼老鬼,嘆了口氣。兩人在數名士兵的嚴密‘護送’下來到金三角腹地。到處都是武裝士兵在來回巡邏走動,還有大批士兵在清理戰后的廢墟,從建防御工事,搭建破損的木屋,焚燒尸體。還有不下百人被扒光上衣,蹲坐在一處空地上,周圍有瓦幫士兵看守。赫強皺在雙眉,站在將軍屋前不停的走動,時不時的指揮屬下行動。老鬼離好遠就看見他,心中有了底,大聲叫道:“赫上校,我們在這里。”

赫強一聽是老鬼的聲音,精神一振,大步走過來。看清謝文東和老鬼二人無恙,喘了口氣,狠狠一排老鬼的肩膀,笑道:“你跑到哪里去了,讓我好找。”然后又對謝文東客氣道:“真是不好意思,讓謝兄弟第一天來就受驚了。”謝文東笑道:“沒什么。”老鬼嘆道:“我和謝老弟被敵人追進了第二雷區,在里面躲了一晚,到早上才敢走出來。”

赫強上下看了看老鬼,一身撣東同盟軍的軍裝上面粘滿了灰土和血跡,褲子已經被血印濕凝固,頭上黑一道紅一道,樣子慘不忍睹。赫強嘆息一聲,對士兵道:“自己人,快給他們松綁。”

士兵臉色早變得蒼白,給兩人松綁后垂首站到一旁,老鬼指了指他想再說什么,可精神突然一輕松下來,早已受損的身體頓時失去了支柱,他還沒等開口,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赫強急忙讓士兵抬著他跑去找醫生。

謝文東精力不錯,坐在地上問道:“赫上校是什么時候趕來的?”

赫強道:“剛收到金三角被攻擊的電話我和將軍就趕回來,只可惜還有晚了一步,有三百多兄弟再也起不來了。”說著,眼神黯淡的看了看羅起向小山一樣的瓦幫士兵尸體,嘆道:“他們都是年輕而勇敢的戰士,只是永遠回不到家鄉。”

見他說得傷感,謝文東道:“不過你們還是打退了撣東同盟軍,這個結果已經令人欣慰。對了,既然桑將軍回來了我可不可以見見。”赫強點點頭,拉起謝文東道:“跟我來。”

將軍的房間果然和其他的木屋不同,里面面積寬大,有四五個房間,大廳內彩色地毯鋪地,墻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名槍。一張大長桌子擺放在大廳內中央,上面有各種水果。赫強招呼謝文東坐下,自己去了里屋。大概等了五分鐘,赫強和一中年人走了出來。中年人穿著整齊的軍裝,身材肥大,相貌平平,一雙白胖的大手放在將軍肚下的皮帶上,如此平凡的人身上卻散發著令人不可小視的氣勢,任誰都能一眼瞧出這個胖子不是一般人。謝文東起身笑道:“想必閣下就是桑將軍了吧。”

胖子上下看了看謝文東,用標準的中文疑聲道:“我是桑丘,你就是阿鬼說起的謝文東?”

謝文東笑道:“沒錯!”桑丘一擺手示意他坐下,笑道:“我聽說中國解放前也有個人物叫謝文東,土匪頭子,很厲害。”

“沒錯!”謝文東道:“沒想到將軍對中國的歷史還很了解。”桑丘道:“哪里!七十年代末我曾在中國讀過三年軍校,對中國的歷史也略知一二。”“哦!難怪將軍的中文如此熟練。”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心中卻奇怪,這個大胖子怎么到中國去念軍校。其實,七十年代,越南、老撾、緬甸等國為加強本**官素質,派出大量的年輕軍官在中**校就讀,學習中國的戰術。其中越南人數最多,也最聰明,把中國的地道戰地雷戰熟悉掌握后用在了美國人身上,后來,也用在了中國身上。對越反擊戰時,戰場上有很多中**官曾是越南軍官的教官,所以,讓美國頭痛不已,無能為力的越南很快被中國打到了他們的首都。吃著中國糧,用著中國槍的越南人早早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和失敗,不敢再踏進中國境內一步。以前的中國是強大的,也是強硬的,在老一輩領導人身上你可以看見一種魄力,不管是對蘇,對印,對越的戰爭都是已中國的勝利告終。如果從日不落帝國口中硬生生討回香港的鄧小平還活著,美國恐怕不敢炸中國的大使館,也決不敢有待無恐的在中國境內撞中國飛機。

閑話少說。桑丘和謝文東閑聊了幾句后,話入正題,邊吃著桌子上的水果,邊無意問道:“聽說謝先生能在中國弄到大批軍火,不知道這軍火的種類都有哪些?”謝文東哪里知道黑帶那里的武器都有些什么種類,總不能告訴他自己能弄到步槍和手槍吧。呵呵一笑道:“這要看將軍你的誠意。誠意越能打動我,武器自然也就要什么有什么!”

“哦?”桑丘一楞,問道:“不知道謝先生說的誠意又代表什么?”

“毒!”謝文東瞇眼道:“大量價格優惠的毒品很能打動我。”桑丘笑道:“我一直供應著謝先生最優惠的毒品。”

“那還不夠!”謝文東道:“我聽說在金三角,一公斤純度在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海洛因價格在一萬元人民幣左右吧。”謝文東拿起蘋果,咬了一口,笑瞇瞇的看著桑丘。肥胖的大臉上肌肉抖了抖,桑丘笑道:“這個消息不知道謝先生從何處得來的?”

蒙的!謝文東暗道,來到緬甸之后,種植罌粟的大片土地到處都是,其實毒品的成本并不高,高就高在需求量大,運輸風險高上。謝文東道:“將軍不要管我哪來的消息,只告訴我,我說的對還是不對。”

桑丘沉默的盯了謝文東好一會,可在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東西,笑瞇瞇的外罩將他內心想的東西完全隔絕。桑丘嘆道:“現在貨源緊張,各地的勢力都在瘋搶。謝先生也看見了,現在的金三角也不是那么安全,不時受到周圍其他勢力的攻擊。一公斤一萬快,要是以前我們或許還能賺點錢,現在,這個價格我們實在出不起。”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asqtn.tw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七章   地址:http://www.asqtn.tw/155.html
寻代练 闽乐游棋牌 安徽快3最大遗漏数据 体彩p3开奖直播 快乐扑克开奖网站 快乐飞艇一天开几期 南国彩票论坛图规 彩票快3模拟器 蓝洞棋盘游戏官方下载 百人牛牛鱼丸游戏 丽人荟怎么推广赚钱 内蒙古时时彩软件